这对当地而言是巨大的生态冲击

2020-03-05 23:42

“建议尽快完善中西部地区的地方环境标准体系建设,以保护脆弱而极具生态服务系统价值的中西部环境。”陈乃科表示,虽然国家曾于2000年发出了《关于禁止向中西部转移污染的紧急通知》,但目前已远远不能适应产业转移的发展态势。

近年来,随着中国经济转型速度加快,沿海外向型经济的优势减弱,中西部地区在区位和劳动力等方面的优势日益明显,产业由东向西跨区域转移,中西部成为承接东部产业的重要区域。

在本次全国两会上,环保部长陈吉宁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直言,中国的环境污染正在进行一场“上山下乡”:工业污染正由东部向中西部转移、城市向农村转移,全国农村遭受环境污染的比例不断上升等。

“中西部地区引进东部产业存在"饥不择食"的现象,承接了一些高污染产业,这对当地而言是巨大的生态冲击。”9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浙江省侨联副主席陈乃科告诉记者,他通过长期调研发现产业转移的生态风险,东产西进要慎重。

令陈乃科担忧的是产业承接地存在生态风险。“虽然中西部地区政府强调有选择地引进产业,但从现实情况看,也存在"饥不择食"的现象,承接了一些高污染产业。”陈乃科说,这些产业对生态承载能力本就有限的中西部地区是巨大的生态冲击,不利于当地的可持续发展。

“当前传统产业的区际转移以单一企业单打独斗的自发行为为主,尚未形成规模化的集群式转移和产业链的整体转移。”陈乃科认为,这对那些产业配套要求较高的行业向西转移构成了制约。而产业承接地的投资和创业环境的不完善,也导致了用工成本、用地成本的增加,加之税费等隐性成本高,西部资源优势并没有完全转化为成本优势。